首頁 仙俠奇緣 仙侶奇緣 青龍說

第二十一章 有情難成眷

青龍說 君言書 1322 2019-02-12 06:09:00

  半月潭潭門。

  在楓香與草香夾雜的地方,曲釗刈雙手交十,護在心前,與敖蘇嬌的長劍之間隔了一塊光盾。

  他們僵持不下已經許久,只是曲釗刈一直不愿動手,只是一昧地防衛。

  “曲釗刈,你到底要干什么,月韻已經死了,為什么你還忘不了她?為什么你還要與我對立!”

  敖蘇嬌嘶吼著,美麗的瞳子中溢滿了殺氣。

  “蘇兒,你要明白,感情的事不能勉強,我愛的是月韻!我一輩子只愛月韻!就算注定不能一起,我也不會再愛上別人!”

  這一句話說碎了敖蘇嬌的心,她真的很愛他,可為什么他就不能把放在月韻身上的感情分給她一點?哪怕只是一點點啊!

  “那么,那么你當初為什么要接受訂婚,為什么要娶我!”

  這一次,曲釗刈不再辯解了,他只是淡淡地低頭說了一聲:“對不起。”

  是的,很淡。

  “你……曲釗刈,我殺了你!”

  她把劍抽了回去,在空中勾了一個圓弧,于是那劍就變得更加鋒利。

  敖蘇嬌抬平劍,猛然向曲釗刈刺去,曲釗刈仍舊防守,然而那提升過的劍氣已經不能輕易擋住。

  千鈞一發,就在護盾被刺破的剎那,一段白練從劍尖將長劍震開,又猛地收了回去。

  “是你?”

  敖蘇嬌感受到了白練的威力,被月韻打了個措手不及。她后退了好幾步才勉強站穩腳跟。當她抬起頭來看到站在樹枝上的人時,一種詫異流露于神色之中。

  “月韻,你……還活著!”

  曲釗刈睜大了眼睛,此時內心的欣喜已經流露于外表,太好了,他的月韻還活著!

  “釗刈……”

  月韻喃喃自語,又突然撇過頭看向敖蘇嬌。

  “你愛他,可你卻還要殺了他,你對他的感情是有多么極端?”

  她語重心長,眼神里含著格外深的惋惜。

  敖蘇嬌,她曾是一個多么優秀的女將?只是因為一段一廂情愿的感情,就變得如此癲狂。

  愛情,真的不可褻瀆。

  “我怎么對我的夫君,還用不著你管!”

  敖蘇嬌把劍鋒指向月韻,向月韻飛去。

  那一日,她與曲釗刈訂婚,晚會上他喝了許多的酒,醉了,睡夢中卻還喊著月韻的名字。她怒了,為了讓曲釗刈徹徹底底地忘了她,她把月韻逼到懸崖上刺死,又假裝悲痛地告訴曲釗刈月韻的死訊,然而,沒想到,曲釗刈終究沒能忘了月韻,反而對月韻的感情越陷越深,她,終究還是大意了。

  “咻——”

  月韻躲過了她的第一劍,劍鋒刺向樹枝,削破了幾片樹葉。

  月韻足尖一點,旋身飛出樹枝,敖蘇嬌的這一劍刺空,更加惱羞成怒。

  她又猛的飛身而起,劍尖向月韻刺去,這一次,她用了極速。

  “月韻!”曲釗刈極速向月韻飛去,抓住月韻的手把她拉到身后。

  “嗉!”

  很輕的聲音,可是在三人聽來都很刺耳。

  “釗刈……”

  曲釗刈從空中落了下去,月韻愣在空中,手腕被曲釗刈抓過的痛覺還在,可溫度卻一點兒也沒上升。

  時間仿佛在這時凝固,敖蘇嬌呆滯地握著手中的劍,忘了運用靈氣,從空中摔了下來。她不知道疼痛,呆滯地坐在地上看著血泊中的曲釗刈。

  “釗刈……釗刈!”

  月韻終于緩過神來,撲到地面抱起曲釗刈。

  曲釗刈漸漸地睜開眼睛,用最后的氣力看向月韻。

  “其……實,從我來到無音谷的那……那天起,我就……就察覺到有人,只是,沒想到……是你。”

  他輕輕拭去月韻臉上滴落的淚,淡淡地微笑著。

  “再見……來世……我……我娶你……”

  “釗刈!”

  他靜靜地閉上了雙目,雙手失去了支力重重地垂落。

  他走了,就這樣留下月韻一人哭泣,一陣清風吹過,他化作了細細的金色沙隨風而去。

  他是迫不得已娶了敖蘇嬌,但他最終愛的,也終究只是她啊。

  有情,終難成眷。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渭南人才网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渭南人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