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現代言情 都市生活 貪心記

第四十二章 新晉女魔頭

貪心記 神圣午睡 4085 2019-02-12 06:03:15

  胡思亂想之際,同事們都互相招呼著出去吃飯了。向工喊于工,于工笑瞇瞇地說:“我有便當。我不和你們出去吃。”

  幾個同事就過來圍觀于工的便當。只見于工今天帶的飯是一份挺漂亮的日式便當,里面有炸蝦,蔬菜,幾片叉燒肉,米飯上還撒了黑芝麻。這些零碎美食像模像樣地裝在一個精致的套餐盒子里,看起來十分養眼。同事們起哄說:“于工,你挺有福氣啊。我看你也別趕人家走了。”

  要知道,在寫字樓里,中午飯簡直是人間一大難題。人有多,餐廳又亂,價格也不便宜,吃來吃去還就那么幾種。只是建筑師們一個個都比較忙,又嫌麻煩,多數人還是不會自己帶飯。于工這便當拿出來,大家的羨慕還真不是裝的。

  于工一臉笑模樣的享受同事們的羨慕,得意洋洋地說:“再說吧。看她的表現。”

  范晴在心里嘖嘖稱奇:當初看于工那副對王慧芬避之不及的樣子,范晴還以為他會餓死不吃王慧芬之食呢。沒想到,于工不但天天吃,還吃得挺開心。看起來王慧芬的愛情并不是那么無望,于工這不是有點要回心轉意了嗎?她又想起昨晚上珠珠對程小樂的樣子,原來女孩子喜歡一個人,還可以這樣主動。程小樂雖然對珠珠板著臉,心里還是喜歡她的吧?否則,為什么會特意跑出來,替珠珠向自己解釋呢?

  同事們沒有想起要叫范晴吃飯,因為她最近要么跟錢大衛吃,要么自己吃個三明治。范晴獨自被留在辦公室里,突然覺得很想找人說說話。她打了趙馨寧的電話,趙馨寧倒是很快就接了,在一片噪雜的聲音中,只聽趙馨寧大聲問:“小晴?什么事啊?”

  范晴問:“你在哪兒?你說話方便嗎?”

  趙馨寧說:“這會兒我有點忙,我正在順義這工地上呢。唉,工人又把細節做錯了,正商量怎么返工呢……哎呀,這兒信號也不太好。要不我一會兒打回給你?”

  范晴連忙說:“不用了。我沒事,就是問問你項目順利不順利。”

  趙馨寧笑:“嗨,還行吧。反正一眼看不見就出錯。”

  “那你快忙吧。我也去吃飯了。”

  “行,回頭有空再聊。”

  放下電話,范晴突然清醒過來:范晴啊范晴,你在干什么?你在工作期間想找人閑聊?你怎么變得這么俗氣、瑣碎啊!看看人家趙馨寧有孩子要照顧,仍然在努力工作,沒空搭理你的傷春悲秋。拜托你也有出息一點,好好工作,別想這些無聊的事情!

  趙馨寧確實是沒空和范晴談天說地,她正在工地上跟工頭老宋吵架。

  花仙子的豪宅當初口氣大,但真到裝修的時候,果然如范晴預料的一樣,把一開始想要的那些豪華設施都去掉了。而且,工程進到后期趙馨寧才發現,施工隊一開始說能做也不過是防止客戶跑了的策略。仔細商量幾句之后,就會發現這些施工隊幾乎個個都是草臺班子,幾個能干的工人還經常在不同的工地上巡回演出,根本做不了太復雜的工藝。

  老宋是南方人,優點是還算勤快,手底下活兒比較利索。缺點是說話不像北方人那么客氣,一口一個“你”,口氣生硬的很。趙馨寧的設計里有很多細節都比較精致,工人根本不耐煩做。比如趙馨寧要門框秀氣一點,不要做那么寬。但是工人就喜歡做一個大寬門框,這樣去最便宜的地方買現成的就行,而且什么做工粗糙的地方都能蓋的住。

  趙馨寧說:“不行,我不要成品的,成品的都太寬了,不好看。”

  老宋說:“寬點好啊,氣派!有錢人都喜歡氣派的!”

  趙馨寧解釋說:“這房子沒那么高,做太寬了顯得短粗,蠢氣。”

  老宋還不肯就范:“我都做了二十年施工了,你就聽我的吧。”

  趙馨寧煩躁起來,說:“我是設計師,你得按我的方案做。”

  老宋脾氣也不好:“設計師了不起啊?你看不起人?”

  其余工地上的小摩擦就更數不勝數了。一會兒工人走線不橫平豎直了,一會兒瓷磚轉角地方交接處理不對了,一會兒拼花對線亂了,一會兒燈的色溫不對照出來不好看……如果趙馨寧口氣稍軟一點,工人們就嬉皮笑臉,根本不改。趙馨寧只得板起臉來,揚言要匯報業主扣錢,工人才勉強給改了。

  自從婆婆來了以后,趙馨寧本來就氣兒不順。但已經想好了這次無論如何也要忍到底,在家就把這幾個月以來修煉的全部忍功全都拿了出來。憋著一肚子氣到了工地上,看見那些做得不對的地方,也就更壓不住火。這年頭工人是大爺,一個個也不是好惹的。于是趙馨寧幾乎每次去工地都要和工人大吼一頓,還別說,倒是有點神清氣爽之感。

  隨著工程的推進,趙馨寧的語言風格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一開始她跟工人說話,總覺得不能對勞動人民不客氣,而且工人多不容易啊,每天在工地上又臟又累,這個城市還處處歧視他們。自己可不能像那些低素質的人一樣對工人沒禮貌。于是她對工人提要求時,不由自主地就拿出了對孩子說話的溫柔口氣,比如:“這個地方你做的不錯,但是,我圖上的意思是這樣的……你看能不能改一下?”

  趙馨寧如慈母般溫和體貼,工人就也如孩子般嬉皮笑臉,討價還價起來:“趙設計,就這么著吧。我這兒活兒還多著呢。再改今天做不完了。”

  趙馨寧就得廢半天話,最后拉下臉來,工人一看實在糊弄不過去,才不情愿地改了。

  而現在,趙馨寧一到工地就先殺氣騰騰地巡視一番。有的地方毛病很小,確實可以睜一眼閉一眼,她也要先做嚴肅狀盯著看半天,然后皺著眉頭,把老宋叫來:“老宋,這怎么回事?”就算最后說句“算了,就這樣吧。”也一定要在前面做足了鋪墊,仿佛這是天大的恩惠一般。

  要求工人改時,她再也沒有前面那些禮貌的鋪墊,總是簡單粗暴地拿著圖紙,對著每一個不合格的地方,直接說:“這兒不行,必須返工。這兒做錯了,拆了重做。”

  為了防止工人扯皮,趙馨寧還每次都記工地記錄,把所有與圖紙不符的地方都拍照下來,整理存檔。偶爾吵起架來,趙馨寧就不慌不忙地拿出她這個小賬本,工人看她如此有備而來,也只得服軟。

  沒多久,趙馨寧在工人里的外號就成了“女魔頭”。像今天這次跟老宋吵架,是因為看見工人在洗手間鋪磚,趙馨寧嫌工人不認真,最后一遍的水泥漿抹得不勻。工人剛剛擺上幾塊,趙馨寧就拉著臉說:“抹得太不勻了,重新來!”

  老宋試圖掩飾,說:“哪有不勻?”

  趙馨寧立刻把一塊剛剛放上去的磚掀了起來,把背面給老宋看,確實抹得不勻。

  老宋臉上有點掛不住:“之前都用膠皮錘敲過了,這一步快一點沒關系的。你不干活,不知道工人的辛苦。”

  趙馨寧看了他一眼,拿過磚和刮刀,三兩下把水泥漿細細抹勻,然后把這塊磚嚴絲合縫地貼了上去。趙馨寧一雙巧手,這點泥瓦匠的活兒,她看兩眼就會做了。

  “難嗎?”趙馨寧把工具遞給工人,問老宋。

  老宋無話可說,只得跟工人說:“下次注意點!”

  趙馨寧說:“你現在不做細一點,到時候人家住進來,起鼓不平,走路不穩,你不一樣挨罵?”

  老宋自知理虧,口氣放軟,說:“你這么較真干嗎?干太細干不完了。”

  趙馨寧毫不容情,說:“那你當初就不應該把工期定那么短。”

  老宋心里對眼前這個女魔頭罵了一萬遍,但也得承認,女魔頭確實挺厲害,不好糊弄。

  花仙子自從施工開始,就不太耐煩來工地看了。偶爾來幾次,看見趙馨寧對工人大吼大叫,花仙子倒是十分欣賞。有次還挺高興地說:“對他們這些民工就得厲害點!一個個都奸得很!”

  趙馨寧聽了這話,心里百味雜陳:唉,誰能想到,一向以溫和優雅著稱的自己,居然變得跟花仙子一樣,對勞動人民這么兇了呢?

  可不兇,好像還真是不行。

  花仙子不來工地的壞處就是趙馨寧搭不到便車了。每次跟工人斗智斗勇完畢,她都要自己從別墅區里走出去找車。運氣好可以叫到車,運氣不好,只能去公交車站。今天趙馨寧從工地出來時,突然一輛車在她旁邊停下,一個女人大喊:“你是那個……范晴的朋友嗎?”

  趙馨寧回頭一看,是李婷正開著一輛七人座出來。

  她沖李婷揮揮手,笑著打招呼,李婷對她招手說:“去哪兒?我送你一程!”

  趙馨寧有些猶豫,李婷已經把副駕上自己的包拿了起來:“別客氣了。快上來吧,咱別堵路!”

  趙馨寧看后面有車子在排隊,怕阻礙交通,就上了車。

  上了車才發現,后座坐著好幾個孩子,還有一個阿姨。趙馨寧問:“帶孩子出去?”

  李婷說:“是啊,先把他們送去上課,再去我的一個新餐廳。都在一個商場里。你去哪兒?”

  趙馨寧說了地址,說:“就前面的地鐵站就行了。”

  “大方向順路的,我送你去一個離你近的地鐵站吧。”

  趙馨寧千恩萬謝地,李婷爽快地笑:“別客氣。洪太不送你?”

  “她不經常來。她有時候來工地,就會送我一程。”

  李婷不經意地:“洪太可不太好相處呢。”

  趙馨寧嘆口氣,謹慎回答:“甲方有要求,也是應該的。”

  李婷笑:“以后你要是沒車,我讓我司機送你。對了,你也是做設計的對吧?”

  “對。我是做室內設計的。”

  這時候后面兩個男孩子突然打鬧起來。大概是誰先說了一句什么,另一個不同意,就爭起來。兩個女孩子本來還算安靜,但聽見兩個男孩子鬧起來,也皺眉告狀:“媽媽,他們倆吵死了!”

  李婷只得安撫:“你們安靜一點好不好?趙阿姨都被你們吵死了。”

  孩子們根本不聽,繼續吵鬧。

  李婷無奈地說:“不好意思啊。”

  趙馨寧笑了,說:“我也有孩子。”

  “你有幾個?”

  “我就有一個女兒。”

  “那不會太吵的。”

  “一個也有一個的煩人之處啊……”

  兩個當媽的就交流起媽媽經來,趙馨寧頗做了幾年全職媽媽,在很多小事上頗有經驗。李婷覺得和她聊得格外投機,臨下車時,還特意留了趙馨寧的電話,并再三表示以后可以順路送她。

  趙馨寧當然知道自己不可能這樣去麻煩人家,但對于李婷這份熱心腸,她由衷地感激。

  因為李婷的幫忙,今天趙馨寧回家特別早。一進家門就看見姍姍坐在沙發上看綜藝節目,還抱著一大碗零食在吃。趙馨寧看見這種情景心里就煩,姍姍本來就有點ipad上癮,自從婆婆來了之后,又添了看電視的毛病。ipad上好歹還是趙馨寧下載的動畫片,電視上的綜藝還不如動畫片適合孩子。但婆婆年紀大了,不太喜歡下樓運動,讓姍姍看電視,她就可以忙活家務。

  趙馨寧對姍姍說:“姍姍,媽媽帶你下樓去玩一會兒好不好?”

  姍姍正全神貫注地看電視,就說:“不!我要看電視!”

  趙馨寧勸她:“院子里說不定有你的小朋友呢。”

  姍姍嫌媽媽打擾她看電視,不耐煩地尖叫起來:“我不想去!我就要看電視!”

  趙馨寧火起,走過去就把電視關了:“不許看了!”

  姍姍號啕大哭。

  婆婆從廚房里走出來,連忙哄姍姍:“姍姍,怎么了?有話跟奶奶說!”

  姍姍一頭撲到奶奶懷里,哭著說:“媽媽討厭!”

  婆婆摸著珊珊的頭,安撫說:“我寶兒不哭啊,珊珊不哭。”

  趙馨寧吃驚地看著這樣的景象。她突然意識到,姍姍已經跟她不那么親了。姍姍現在更喜歡奶奶

  隨即她又意識到,一個月早就過去了,公公的手術早就做完了,他們怎么還住在這里呢?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渭南人才网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渭南人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