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長 命都給你

胃不疼了?在這看戲?

命都給你 泡遍所有靚仔 2843 2019-02-12 05:25:40

  林嘉去天臺上轉了一圈,觀察了一會,確定沒什么人來,吐了口氣,還好有個地方以后可以清靜清靜。

  剛要轉身走出天臺,忽然胃鉆心的痛起來,林嘉捂住胃蹲在地上,冷汗蹭蹭往下流,暗叫不好,今天早上走的急沒吃飯,把藥落家了。明艷好看的小臉上寫滿了懊惱。

  林嘉蹲在地上打算緩緩再起身走,忽然視線被一片陰影遮住。林嘉反應了兩秒才抬起頭,不解的看著謝離:“你怎么在這?”謝離皺了皺眉,看了看她蒼白的臉:“你怎么了?”林嘉沒說話,抿著嘴,強撐著站起來,抬腿走去。謝離眉頭皺的更狠,長腿快速邁兩步,抓住林嘉的胳膊:“去哪?”林嘉冷淡的把胳膊抽出來,保持著淡淡的疏離,不想和他繼續糾纏:“我們不是很熟。”說完快步走出天臺。

  謝離沉著一張臉一動不動站在原地,良久,伸出手從褲兜里掏出煙點燃叼在嘴里,一口接著一口的吸。兩根煙抽完,自己都沒察覺的嘆了口氣,轉身走出天臺。

  林嘉只覺得眼睛都冒光了,還是在街上生無可戀的打著車。忽然一陣風呼嘯而過。

  謝離騎著黑色摩托車,上身穿著皮衣,下身穿著破洞褲,黑色碎發遮住一半眼睛,黑著一張臉語語氣實在不算友好的沖林嘉說:“想死在街上?上車。”林嘉楞了幾秒,想著謝離這張臉夠禍害人的,懵了幾秒才回話:“啊?去哪?”

  “不是不舒服?”謝離滿臉不耐煩,走上前牽住林嘉的手腕,拽到車前:“上車去醫院。”林嘉也懂了謝離的意思,沒在墨跡,胃里疼痛感真的讓她沒心情和謝離多說,反正她也是要打車去醫院的。

  到了醫院門口,林嘉眨眨眼和謝離道謝:“謝謝你了,你先走吧,我自己…”

  話沒說完,林嘉看著謝離一言不發走進醫院。態度很明顯。

  林嘉眨眨眼睛,快步跟上去。

  掛了號看了醫生,醫生說了一堆林嘉之前就聽倦的話:“年紀這么小就胃病這么嚴重,還不注意自己按時吃飯,你再有幾次,真的要做手術了知道么?”林嘉不愛聽醫生嘮叨,想到自己家里的藥也快吃完了,便打斷醫生的話:“直接拿藥就行了,我還有課趕時間。”

  醫生盡管還想說,還是閉了嘴,把矛頭轉在一旁的謝離身上:“你這小伙子也真是的,女朋友任性你也不管著點,以后做手術有你后悔的!”謝離沒說話,也沒解釋,站在那接過醫生開的單子,把藥遞給林嘉,黑眸盯著她。仿佛她不吃就把她吞了一樣。林嘉覺得好笑,接過藥,乖乖把藥吃了。

  出了醫院,林嘉再次向謝離道謝。謝離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覺得沒什么不對勁了才轉身離開。

  林嘉也沒了上課的心思,打電話和班主任請了一下午的假,大老劉雖然覺得開學第一天就請假不好,但聽她說身體不舒服也沒多為難,直接準了。林嘉找了個粥鋪隨便喝了點粥,便打算回家。

  路過那條回家必經的巷子聽見里面有打架的聲音。本著再看一個像那樣謝離帥哥的心情,林嘉毫不猶豫轉身走過去。

  結果意外的又看見了和她分離不到一個小時的謝離。林嘉一臉懵逼:這條巷子是謝離開的么??怎么老是他??

  謝離手里拿著鐵棍,擦了擦嘴角的血,抬了抬眼皮,三下兩下把對面五個人打倒。扔了棍子什么話沒說,像巷口走去。

  對上林嘉的視線,愣了愣,皺眉走上去:“胃不疼了?在這看戲?”謝離還記得早上見到林嘉,看她眼里毫不掩飾興奮光芒就知道,她好像很愛看戲,尤其是這種血腥的。

  林嘉眨眨眼,看著謝離臉上的傷,還沒反應過來,為什么剛分開的人,過了不久再次見到還有時間打了場架,而且還是一個人撂倒一群人。謝離看她不說話,眨著眼睛一臉懵不知道在想什么便沒耐心的丟下她轉身走出巷子。

  直到謝離走了,林嘉才反應過來,站在原地想了會才轉身繼續往家走。

  回家洗了個澡,不出意料的接到林女士的電話:“第一天你就請假身體不舒服?胃病犯了?我跟你說多少遍,你要帶著藥…”林嘉知道如果不打斷林女士的話,還不知道要被數落到什么時候連忙開口:“媽,我沒事的。”林女士沉默了一會兒,嘆了口氣:“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我不在你身邊你要照顧好自己,你身體本來就不好,我尊重你,聽你的意愿,同意你去a市了,你要是出點什么事,媽媽不敢想。”林女士頓了頓,沒得到林嘉任何回應,又嘆了口氣說:“行,那你有事給我打電話,錢不夠和我說,我再給你打點錢。”

  林嘉無語,林女士每月打的錢已經夠她不愁吃喝大手大腳很長時間了,還要繼續打錢。想著如果拒絕林女士又要被嘮叨不知多久,變由她去了。反正這點錢對林女士來說實在不算什么。

  林女士掛電話后,林嘉覺得折騰一天有點虛脫,躺床上沒多久便睡了。

  一覺睡來已經第二天十點多了。林嘉不緊不慢的收拾好,又吃了點東西才趕去上學。和老師打了聲招呼,說自己請過假了,老師看她態度乖巧,又請過假,沒為難她,讓她進去了。

  林嘉看了看自己后座趴在桌子睡覺的謝離,轉過頭坐在自己位置上。

  一坐下,付雪清就湊過來:“哇,林嘉,剛來第一天就一下午沒來,上午還遲到這么久,你牛啊。”林嘉淡淡的回應:“沒有,身體不舒服,請假了。”付雪清一臉關心繼續問:“生病了?現在怎么樣了?用不用再休息一天。”林嘉扯出一個笑,保持著適當又不易察覺的疏離:“沒事了,上課吧。”看林嘉沒有說下去的意思,付雪清便轉過身去和沈辭閑扯:“怎么回事?聽說隔壁的又找事,昨天趁我們不在找人堵離哥?這幫孫子!”沈辭也是一臉不爽:“上回讓我和離哥搞了,這次不服氣還搞陰的,搞陰的有什么用?還不是讓我們離哥一頓打?”付雪清笑了笑:“謝離是誰啊,和他打?不找死么?”沈辭又罵了兩句,然后話題又扯到別的地方去。

  林嘉聽著,想起昨天看見謝離打架的樣子,覺得他們說的對,謝離是挺能打的。

  到了中午,林嘉拒絕了付雪清要一起吃午飯的邀請,自己一個人向校外走去,她可不想再餓著自己。進了一家店面不大,但還算干凈的面館。面館里三三五五坐著一中的學生,已經沒座位了,林嘉不想在出去找地方吃飯,抬眼看見靠窗的位置有一桌只有一個女生在安安靜靜的吃著面。林嘉走到女生面前輕聲問道:“可以拼個桌么,人滿了。”女生肉眼可見的臉蹭的一下爆紅,點了點頭。林嘉坐下,想著對面女生真是容易害羞,好可愛啊。一邊安靜的等著自己的面。

  門口又進來三三兩兩打鬧著進來的女生。其中一個為首留著一頭短發的女生看見林嘉對面的女生,笑了下,和周圍幾個女生說了幾句話,便一起向這邊走過來。靠過來的時候林嘉只覺得他們身上的香水熏的自己腦子疼。

  為首的女生走到對面女生面前:“呦,磕巴妹,在這吃飯呢?一起拼桌唄。”沒等害羞女生說什么直接坐下來。一點沒有征求她意見的意思。林嘉皺了皺眉,沒說話。

  “磕巴妹,你這么吃面不好吃的,我最近知道一種新吃法,我來幫你。”短發女生說完拿起桌上的辣椒和醋就一股腦的往對面女生的碗里倒去。

  害羞女生咬了咬嘴,臉更紅了,輕輕開口:“這不能吃了的…”“我說能吃就能吃,別跟我說這么多屁話。”說著就要往害羞女嘴里灌。林嘉忍不下去,慢慢站起來,對著短發女生說:“人家說了不想吃,你聽不懂人話?”短發女生這才注意到林嘉,嗤的笑了:“這是我同學,你是誰,算什么東西在這管我?”注意到林嘉的校服又是不屑的笑了下:“高二的?也敢和我這么說話?現在高二真是什么人都…”后面的話還沒說完,便被尖叫代替了。林嘉抓住著短發女生的頭發,猛的一下按到桌子上聲音清冷的說:“你又算什么?在這和我逼逼?”短發女生拼命掙扎,尖叫著讓林嘉放了她。一起來的女生見狀,愣了幾秒,我反應過來,擼起袖子沖向林嘉。

  林嘉騰出腿來,一腳把她們踹到一旁,撞倒了邊上的一摞凳子。然后靠近短發女生,用只有彼此能聽見的聲音說:“你再來欺負她,下次我就不知道會把你頭按在哪里了。”

  謝離在門口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個畫面。女生冷著臉,好看的臉上沒有一點表情,修長分明的手按著一個女生的頭。嘴里還說著什么。

  害羞女生已經被嚇傻了,急得快要哭出來,上前拉著林嘉的胳膊:“別了,我們我們走吧。”林嘉松開短發女生的手,沒了繼續吃的欲望,拉著害羞女生向外走去。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