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流狐星靈

二:刺殺

流狐星靈 祁清林 3008 2019-02-12 07:10:00

  前文:這時王碧涼臉上露出了更驕傲的神情。祁小流心想:“未經人世的大小姐。對了!剛才她們說的如鐘哥哥是冰如鐘嗎?看了那家伙還是有點人氣的嘛。”

  春季到來,樂凰殿后的蒼靈樹開始開花,微風拂過時,有一些花禁不住就跟著風擺動,但是卻一去不返。

  “碧涼,這次你父親讓你來考旋靈,他還真是舍得。”祁小流自己發呆著,突然她被一個聲音拉回。是一個不僅有紅色長發的,還穿著一身紅加黑的男裝的男人。

  那碧涼說:“哈哈,之陽哥哥說笑了,父親是希望我在外面為我王家掙光,再說了這里不是有之陽哥哥嗎?”

  祁小流在旁邊看著無奈地皺了皺眉,小聲說:“╮(╯▽╰)╭又一對情侶。”

  不知是小流太大聲,還是林之陽耳朵太靈。只見那之陽,笑著走過來,對小流說:“姑娘不要誤會,碧涼乃是我的妹妹。不是我的女朋友。”

  “之陽哥哥,碧涼喜歡你!”碧涼那個小丫頭聽到之陽那么說,一激動就說出來了。

  小流說:“哈哈,你的小娘子都那么說了,你還是趕緊去吧!”

  “你……碧涼!注意形象。”之陽滿臉通紅,憋著氣說。

  “大佬,別生氣,小女子這就走。”小流邊走不說。

  第三天

  “走吧,走吧!要開考了。”丙說。

  “對呀!快來不及了。”丁說。

  前來參加考試的人都紛紛入場,十三號考場內出了一點事。

  “考試即將開始,請考生速到考場。”旋靈弟子用擴聲法通知全部人,簡單點來說就是廣播站的人發號施令了。

  “考試即將開始,請考生速到考場。”還有三十秒。

  “考試即將開始,請考生速到考場。”二十五秒。

  “考試即將開始,請考生速到考場。”二十秒。

  “第一下!我祁小流還沒弄好呢!”小流嘴里叼著一個餅,狂跑著喊道。

  “考試即將開始,請考生速到考場。”十秒。

  “考試即將開始,請考生速到考場。”五秒。

  三秒。

  兩秒。

  “我到了!”小流氣喘吁吁地說。

  “不守時。”監考官說。

  “我不是還沒遲到嘛!”小流驕傲地說。

  “但……”監考官似乎要說什么但是卻被門外傳來的一句話打斷了。

  “沒什么但,沒有遲到就是沒有遲到。”門外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小流萬分感激地回過頭去,看到那個人臉一下子就陰了下來。

  “操,為什么偏偏是這貨。”小流心想。門外是又縮水了的冰如鐘,他還壞笑著。

  監考官說:“算了,你們進來吧!”

  嘻嘻,又過了一關。話說小流為什么遲到呢?沒錯!賴床了。

  考了一個時辰之后,人們紛紛走出考場。小流走了出來,神清氣爽,一身輕松(emm……這成語怪怪的)。

  “為什么!為什么!我的男神監考十三號考場!為什么?!”一個少女高呼道。

  另一個少女說:“行了行了,我聽他們說,好像腹黑男神冰如鐘和陽光男神林之陽也在十三號考場。”

  眾少女起呼:“我的男神啊!”

  而有幸在十三號考場的少女卻只有少數喜歡他們,那一小部分只是靜靜的偷樂著。

  一旁的小流,扔掉瓜站起來,她剛要說話卻被一只手抓住了左肩,小流二話不說就給了那個人一個過肩摔。摔了之后發現那個人是林之陽!!!(作者請注意你的感嘆號)

  眾少女看到林之陽被摔了,一下子就惡狠狠地看著小流。小流一下子就冒出了虛汗,心里默默地想著:“看看情況,要是他們真的上了那么,三十六計——走!為!上!”那群少女舉起拳頭,小流想也不想,扭頭就跑。林之陽站起來一手抓住小流,一手擋住氣勢洶洶的少女。

  林之陽陰著臉說:“我沒事。”然后他陽起臉,笑著看著小流。小流感到情況不妙,緩緩回頭。媽呀,情形不對啊,他不應該這個表情啊,他應該一副報仇雪恨的表情才對啊!怎么這個表情?不不不一定有鬼。

  林之陽說:“你們走吧,我有點話要對這個人說。”說完,那些少女就都紛紛離開了。之陽把臉對著小流,小流這時臉上沒有一點害怕。

  之陽說:“你,叫什么名字?”之陽頓時眉開眼笑,他看著小流。

  “啥?”小流一副難以置信的神情。

  “我說你,叫,什,么,名,字?”之陽說了一遍。

  “祁,祁小流。”小流難以置信地說。

  “噗!哈哈!你怎么了?我的反應和你想象的有點不一樣嗎?”之陽調戲說。

  “沒,沒有。”

  “那不就完了。哦!對了,你就是今天差點遲到的那個吧?”

  “喂!今天差點遲到的還有冰如鐘好不好?”

  “哦,你認識他。”之陽臉上露出一點點的小驚訝。

  “嗯。那貨……”

  “哈哈哈哈!看來他和你有點小誤會啊?”之陽大笑起來說。

  “什么嘛。沒有,不過他為什么會縮水啊?”

  “好像是因為我哥吧。”

  “你哥是哪位?”小流問。

  “哈哈!就是今天差點把你擋在門外的監考官。”

  “你哥是尊上!”小流驚訝地說。

  “是啊!”

  “叮——叮——”聽到這個聲音,小流就說:“練功時間到了,我走了。”

  之陽笑著說:“好,拜拜!”

  后來的一天,考試成績出來了。

  “哇!這個祁小流是誰,居然考了第一!”A說。

  一旁地小流滿臉的自樂。“夠厲害的嘛!”身后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小流回頭一看,心想:“怎么又是這貨!”原來是縮了水的冰如鐘。

  小流說:“為什么哪都有你啊?”

  冰如鐘壞笑著說:“那當然,哦!對了!你是叫祁小流對吧?”

  小流似乎和冰如鐘過不去,她說:“要你管。”

  “呵!你就這樣對一個和你同處一室一晚上的孩子嗎?”

  小流惱火地說:“孩!子!”

  “哈哈哈哈!”這笑聲從不遠處傳來。

  “之陽,你這笑聲無處不在啊!”如鐘看到之陽走過來,調戲般的說。

  之陽滿臉陽光,他說:“如鐘,你不也是無處不在嗎?”如鐘沒有說話,只是壞壞地笑了。之陽接著說:“如鐘,你什么時候恢復?”

  如鐘看了看吃著瓜的小流,說:“不知道。”

  “O(∩_∩)O哈!哈,那祁小流,你認為呢?”之陽說。

  “我又不理解情況,所以怎么可能知道呢?”小流說。

  之陽說:“你不知道嗎?”

  小流疑惑地問:“我該知道點什么嗎?”

  “沒什么,不知道就算了。”

  晚上,小流回到客棧,躺在床上,自言自語道:“╮(╯▽╰)╭今天林之陽好像話里有話啊。算了算了,不想了。睡了!”

  夜深了,一個黑影從樹梢上掠過,原來是一個人,這個人走向小流的房間。那人從窗戶進入小流的房間,進入房間后,那人掏出一把匕首,慢慢地走向小流的床邊。“咻~”那人把匕首刺向床上。結果被子下面沒人,那人疑惑道:“人呢?”

  “你是在找我嗎?”小流坐在窗戶上說。

  那人看著小流,說:“你知道我回來?”

  “對,我雖然不知道是誰派你來的,但是從我今天的遭遇,像什么路過酒樓時有花盆掉下來之類的事情中我就知道,今天晚上一定會出事,果不其然,有人來刺殺。”

  那刺客說:“哼!你知道也無妨,反正今天你一定會命喪于此!”說完刺客舉起匕首刺向小流,小流用輕功跳出房間,刺客一路追趕,小流一路逃跑。

  刺客說:“有本事你別跑!”

  “我說我有本事了嗎?”

  “你!”刺客繼續追趕小流,殊不知已經落入小流的圈套了。

  小流將刺客引到一片樹林里,利用樹林的地形甩掉刺客,但是這個刺客比較難纏足足好幾個時辰才把刺客甩掉。小流,來到墓地,坐下休息,自言自語地嘀咕起來:“這個刺客還真是難纏,也不知道是誰想殺我。”不久,四周傳來一陣悅耳的笛聲,小流心想:“大晚上的,是誰呢?”小流站起來,像四周望去,發現了那個吹笛子的人,小流靜靜地躲在樹后面看著。

  吹笛的是一個男的,發色呈橙,看上去十分理性。

  那男的把頭頃向小流的方向,說:“出來吧。”小流聽到這話,就乖乖出來了。那男的看到小流,接著說:“祁小流?”

  小流很是驚訝,問:“你怎么知道?”

  “我們這個組織的人都知道你。”男的說。

  “欸!什,什么組織?”

  那男的回復道:“機密,不能說。”

  小流心想:“算了,起碼有人認識我。”她又問:“那你們為什么全都知道我?”

  “機密。”那男的板著臉說。

  “機你妹啊!機密機密,既然都是機密,又干嘛告訴我呢!”小流氣急敗壞地說,“我走了,你自娛自樂吧!氣死我了!”然后小流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祁清林

加上前一章的最后一段,希望大家不要煩,這是為了避免好久沒看的人忘了前文。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渭南人才网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渭南人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