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仙俠 幻想修仙 白玉仙傳奇

第一三三章 運籌帷幄

白玉仙傳奇 小雨滴答 2857 2019-02-12 06:27:07

  洪府今夜可熱鬧了,不說洪府幾十口人,就蘇大人一家,和他那些跟隨他多年的衙役們就又有幾十口人。這么多的人在一起能不熱鬧嗎?可把洪震山和段氏夫人忙壞了,樂壞了,除此之外,洪震山要接待段玉這個親家。而洪福那,他不但要安排這么多人的吃飯問題,還要負責他們的睡覺的事宜。

  洪震山今夜太高興了,他特地讓廚房多弄了幾個小菜,他又把多年珍藏的杜康拿了出來,他一邊起蓋,一邊樂呵呵的說:

  “段玉內侄……..哎呀!我今天得意忘形了,應該叫親家公才對,今天若不是你親家翁及時出現,紫燕和馬六那出戲可就要演砸了哇。”

  “別說了姑父……..我也錯了。今天我又是偷著跑出來的,陰陽交錯的把蘇大人給,哈……”段玉說著大笑起來。

  “好一個段公子,真有你的,現在不說你來的及時,就你那‘分石功’可真不簡單,可把那豬老邪給弄得連嘴噴血,前面牙也廢了,哈…….“蘇大人也是興奮之極。

  “看你們三位老朋友高興的,哈……..”這是段氏夫人說著笑著過來了。

  “三位可是話不投機啊,別喝多了哇,哈…….“袁氏夫人跟在段氏夫人后邊也過來了,他又面帶笑容的對洪震山說:“洪大俠呀,我們蘇家人給你們增加麻煩太大了,我們今夜是到貴府避難來了,唉……..”

  “看你州府夫人說的客氣話,我和段公子,蘇老兄是什么關系?是知己啊,是有福同享,有難共擔的患難兄弟呀。哎呀,我洪震山和段玉親家也不知怎么稱呼了,干脆以后別叫姑父了,叫弟兄吧,咱們弟兄三人干了這一杯!”

  “咱們弟兄三個干了!”蘇大人和段玉齊道。

  “來、來、來,夫人,你和嫂夫人也來干一杯哇。”洪震山笑著,看了看夫人和袁氏夫人。

  “算了吧,喝酒就免了,我看著你們喝,高興就好。”袁氏夫人笑道。

  “這酒不喝可以,吃菜呀?”洪震山說著搬過來兩把椅子。

  “洪大俠,別忙了,我和弟妹剛吃過。”袁氏夫人說。

  “你們喝吧,我和嫂子休息去了,記著別醉了,”段氏夫人說著和袁氏夫人走了,

  “好,你們休息去吧,我喝上兩杯,少許吃些東西,我得馬上趕回去,晚了石英會埋怨的。”段玉也不客氣,順手抓起兩個杯酒喝了,又胡亂夾了一些菜吃著。

  “哎呀段公子,這成了仙的,也不能自由啊?”蘇大人笑道。

  “看你說的蘇大人,咋不自由了?今天救了你蘇大人,回去告知石英,他還會埋怨……..”段玉又給自己倒了一杯喝進肚里,又加了一片紅燒肉,塞進口中又說:“三位,恕段某不能奉陪,我得告辭了!”

  段玉為什么這么著急離開洪府呢?其原因并不單純是為了背著石英而來怕石英埋怨,而是他在府衙大堂上,就想到豬老邪會不會打段飛那十萬大軍的主意呢,如果豬老邪真到了大營了,蘇為豪一人是不會敵過他的。最主要的是,劉公公現在已在豬老邪的掌控之中,那豬老邪不是還有鎮元大仙的乾坤袋嗎?他若收了十萬大軍是舉手之勞啊,伸手可得呀,何成想,段玉能不急嗎。

  石英啊石英,娘子啊娘子啊,你也是的,人有千慮必有一失啊,這么重要的事,你竟沒有想到?今天是多虧我偷著溜出紫竹林,也算我段玉的點高,那黑熊老兄坐在那打瞌睡,給我造成了有利機會哈…..今天該我段石匠露一手了。等我把大事辦妥了,回到紫竹林,你怎么也不會追究我擅自出走之過吧?哈……..段玉一邊向大營走去,心里一邊想著,一邊笑著,那真叫快,大營到了。

  段玉是從空中飛過來的,大營的燈火還亮著呢,他便向地面而下,可在他剛落下數尺高時,他覺得頭昏眼花的,身子有輕飄飄的,他不由自主的往上用力,他的頭也不暈了,眼也不花了,一切照舊。于是,段玉他又往地面而去,可是,那頭暈眼花又來了,他下意識的又往上竄了一下,他的身體又恢復了正常。段玉耐了悶兒了,他又反復的做了數次,都是如此。無奈,段玉只好放棄了進入大營的想法,無可奈何地向紫竹林而去。

  段玉無法進入大營,他心有余悸地來到紫竹林前門,只見黑熊怪仍舊在酣睡。段玉走近跟前望著黑熊貪睡的樣子,心里好笑,心想,都說你黑熊怪老兄認真職守,今天怎么啦?別是裝的吧,段玉一邊笑著,用手在黑熊的眼前晃了晃邊走了進去。當段玉走了數步又回頭時,只見黑熊在望著他發笑,黑熊怪立馬止住了笑說道:

  “噢……段神匠你……..你莫非想出去?”

  “是出去,我……..我是想出去,可你黑熊老兄是不會讓我出去的,因為我沒有什么事要出去辦,我是隨便溜達溜達,我走了,你睡吧。”

  “嘿……..”黑熊怪望著段玉的背影又笑了。

  段玉來到樓閣前,正巧,石英正好在門前,好像在等他到來似的。段玉心內一驚,莫非是石英已經知道自己擅自行動了嗎?她心里不免有點驚慌,是石英搶先說話了:

  “官人你,莫非是賞竹去了,還是觀海去了?”

  “我觀…..觀海去了,我又賞竹去了,我……..”段玉臉紅了,她總覺得不應該對石英撒謊,特別是十八年前,她聽信蛤蛤的讒言,用狗血加害石英那事過后,他在心里發誓,永遠不對自己心愛的娘子不忠。段玉想了想,她咬了牙,走進石英他把頭低了下來,好像一個小孩子犯了錯似的,用低低的聲音說:

  “娘子,我……..我…….我下次不敢了我…….”

  “唉,我說段公子,看看竹觀觀海,是多么正常的事啊。上去吧,夜宵已備齊,吃飽喝得了,美美睡了一覺,以后觀什么海,賞什么竹……..”

  “娘子我…….我一沒有賞竹,二沒有去觀海,我…….我到洪州城去了,我…….”段玉鼓足勇氣說。她走進石英用右手拿起世英的右手又說:“娘子,我又背著你去了,你責罰我吧,你打我幾下吧。”

  “責罰你,為什么?樓上有吃的,還有美酒,我要犒勞你,走吧。”石英說著拉上段玉就上樓了。

  段玉木偶似的被石英拉上三樓,別說,還真不假,有他好吃的不說,還真有酒,有已經斟滿兩杯的酒,二人坐定后,石英端起一杯笑道:

  “為你成功救出蘇大人干杯!”

  “娘子你…….你可嚇死我了。”段玉一邊右手去端杯,又用左手去刮臉上的汗水,口中還說道:“娘子啊,這些你都知道呀?”

  “不光這些,你不是想見大營嗎?怎么不進去呀?”石英說著笑著,隨即又給段玉滿了一杯。

  “我進不得大營,原來是娘子你……”段玉方才醒悟。

  “你呀!”只用右手指在段玉的前額上點了點又說:“我給你說吧官人,人間發生那么多的事,竟在佛門眼中,只不過有些事情,在觀察之中罷。師傅不是說過,凡是什么事都有個定數嗎?不過,今天之事我向你道歉才對,我利用了你的剛直的性格才……..”

  “哎呀!我徹底明白了,要不然我會那么順利的溜出紫竹林,那黑熊怪會輕易的放過我,娘子啊…….你厲害呀,我今天得罰你三杯!”段玉突然又停住了倒酒的手又說:“娘子,我有所不明白,咱兒子段飛的十萬大軍,為什么輕易送給豬老邪呢?”

  “你想啊官人,那十萬大軍在圣上章宗的眼里,已視為叛軍,這么多的人都得吃喝不是,讓誰來養,你說那官人?”石英笑道。

  “啊噢…….我明白了,把這個大包袱甩給老妖他們,等我們的段元帥來了,然后……..”段玉猛地把大拇指一晃笑道:“娘子,你這一招真叫高!”

  “別夸我,是觀音大士,白娘子師傅他們安排的。”石英說著給段玉又倒了一杯酒。

  “娘子哇,那么現在豬老邪和劉公公在干什么呢?你想啊,娘子。他們…….豬老邪應該是想方設法,蒙騙李公公,以便取得皇上的信任,也就是李公公的信任,然后用乾坤袋把十萬大軍裝進去,帶到靈霄洞,向老妖他們請功去,再然后…….”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渭南人才网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渭南人才网